服务热线 0757-28900273 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贷资讯 > 投资新闻 >

死磕癌症,他是地球上最有钱的医生

死磕癌症,他是地球上最有钱的医生

发布时间:2018-02-13 09:54
作者:
[摘要]以5亿美元左右的价格买下《洛杉矶时报》和《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这是美国华人首富黄馨祥(Patrick Soon-Shiong)的新生意。
以5亿美元左右的价格买下《洛杉矶时报》和《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这是美国华人首富黄馨祥(Patrick Soon-Shiong)的新生意。

这个价格比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购买《华盛顿邮报》的价格要高出两倍。消息传出,专业大咖们都大呼意外。

意外?真的很意外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黄馨祥一定很开心。你越是肯定,他就越开心。他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在意料之外搞事情的人。

1

美国最有钱的华人,全球最富有的医生……这些帽子黄馨祥已经戴了好多年了。

但很多人依然会把他的中文姓名都错写成陈颂雄,他也懒得管,别说写错姓名,就算是写错性别,估计他也是我无所谓。

在2016《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黄馨祥以119亿美元身价居全球第81位,排名超过比他名气大得多的孙正义、默多克以及马斯克。

即使在个性张扬的美国,黄馨祥的张扬也让很多人受不了,虽然他有足够的本钱——

16岁考入南非顶尖大学;23岁获得医学博士学位然后出道当医生;移民美国后飞速拿到一流学府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医学教职,而后创业,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医生……

黄馨祥喜欢揽大活儿,接大招,做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他至今为止的成功、失败,赞誉、批评,都是这样给弄出来的。

在南非出道时,他遇到一个久治不愈的南非白人,对方有些嫌弃他的中国人身份和稚嫩,但他满口打包票,主动要求给对方治疗,最终治好对方,还让对方成了他的代言人:“找那个中国人,一定要让他给你看病。”

告别温哥华时,黄馨祥丢掉不少贵重的家具,却把一张核桃木桌子带到了洛杉矶。

那是他的战利品:一个老教授赌他不可能完成一个难度极大的手术,他完成了。

黄馨祥在洛杉矶崭露头角也是靠挑战不可能。

做了几年普通外科手术后,他觉得这不刺激,于是主动去征服世界级高难度的Whipple——一种需要切除胰腺、胃、一块肝脏和肠道,然后用钩针将其缝合的胰腺癌治疗手术。

当时,他还在外科助教的位置攀爬。按一般道理,此刻最需要的是做有把握的事和不出事,但黄馨祥不求这个稳,冒险强出头。

最终,他连续两次做成手术,一举改写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不敢做这类手术的怂历史。

学校期待他再接再厉,但他却又觉得没劲了。

2

黄馨祥的手术成功了,但病人却没被治愈,甚至还出现排斥反应。于是,他放弃了刚刚攻克的Whipple,想出一个新课题——用胰腺细胞移植替代胰岛素注射来治疗糖尿病,并找到领导鼓吹说这个好,自己要去干这个了。

领导送他一句话,你去异想天开吧。

黄馨祥不觉得被打击,认为领导傻看不懂自己。他一头钻进新案子,甚至跑到美国宇航局去参与了一项宇航员在火星上创造干细胞的计划,用人家的资源为自己的项目折腾。

期间,黄馨祥不停地鼓吹他会带来糖尿病治疗的革命,终于,美国糖尿病协会主席听到了,并忍不住做了评论,大意是:胡说八道。

持续的质疑中,1991年,黄馨祥干脆创立了VivoRx公司,专门推广自己的新疗法。1993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他可以用这个搞人体试验,但手术成功疗效却不好,看笑话的人兴高采烈地替他负面推广。

又又手术成功但却疗效失败了,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黄馨祥决定,继续从这里跌倒,然后从别处爬起来。思来想去,他干脆挑了个更难的课题:攻克癌症。

黄馨祥认为,当时的癌症药物普遍成效不佳是因为,这些药物没有真正抵达肿瘤中心与癌细胞作战进而杀死癌细胞。

他觉得如果能把这事儿解决,那可是相当够档次也够刺激,于是,他提出了开发一种新型抗癌药物的设想,然后为此忙得昏天黑地。

这个药物就是后来大获成功的Abraxane的研发雏形——一款由已有畅销抗癌药物Taxol(紫杉酚)合成,能护送药物更有效抵达肿瘤中心的抗癌新药。

黄馨祥为这此兴奋不已,但专家、权威们同样大泼冷水,最不难听的评价都是,这不过是在Taxol的基础上穿了个马甲,换汤不换药而已。

质疑激发了黄馨祥,“别和我说什么不可能,你越说,我越要做出来给你看。”

偏执的自证中,他不但在科研,更在商业上展现出多端的诡计与才华。

通常的高科技创业家会找风投融资然后图谋上市,但黄馨祥直接借钱收购了一家小型上市公司,将其更名为美国药品伙伴公司(American Pharma Partners,APP),然后用APP的资源和平台研发Abraxane,而且还顺手牵羊开拓了几门新生意。

从1992年正式启动项目到产品最终上市,Abraxane的研发与临床让黄馨祥几乎“身体都被掏空了”,也带来了巨大的胜利。

2005年,FDA批准Abraxane可用于治疗乳腺癌,这是全美第一个以蛋白质为基础的纳米粒子药物,也是全球首个获批的无溶剂型紫杉类化疗药物。

几乎被口水淹到顶门心的黄馨祥因此大翻身,公司股价腾空而起,甚至被市场无限遐想。

前景大好时,黄馨祥却再次不可理喻:将公司一分为二,然后高价卖掉了。

其中的核心资产Abraxane卖给了千亿美元级的生物药巨头Celgene,黄馨祥通过交易成为了Celgene的最大个人股东,并可每年从Abraxane的销售中收取高昂专利费。

到拆分成两家公司时,黄馨祥依然持有公司80%左右的股份。两次出售,让他轻松获得将近80亿美元的财富,一跃成为世界超级富豪。

这交易也是一个神操作。他套现首笔巨资不久,金融海啸就爆发了。

不过,钱并不是黄馨祥最感兴趣的事。

卖掉公司,是因为他需要钱去做更刺激的事,然后赚更多的钱。

3

黄馨祥的目标还是死磕癌症。

但现在,他要打大仗,打恶仗,打更加没有人敢打的仗——调动更多力量,整合更多资源,打集团化的癌症歼灭战。

Abraxane的临床数据显示,很多医生都因为错误用药影响了患者的治疗。如何让这样的错误不再发生?黄馨祥想出一个办法:

构建一套集中顶尖医疗智慧的超级计算与网络系统,用它将基因测序与大数据结合集中攻克癌症,同时提高治疗的准确性。

黄馨祥说,过去对付癌症有两大难题:一是医生欠缺足够的历史数据和最新医疗方案作参考;二是医生对病人癌细胞转移的了解永远滞后一步。他的这个系统则是要解决这两大问题:“让癌症在我们的监控下,无所遁形。”

信息技术的飞速进步为他实现构想提供了支撑,于是他挥舞数十亿资金收购了一大堆公司来作支撑,并组合建立了一个交融了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与领先医药医疗智慧成果的混合科研大平台,也是一个伞形医药及医疗王国——NantWorks。

从NantWorks的核心平台NantHealth(以大数据、云计算为依托的医疗决策服务平台)提出的“曼哈顿计划”,可对黄馨祥的治癌新梦想窥见一斑。在该计划中,未来治疗是这样的:

病人一进医院就被高度智能化的设备进行全面检测,检测数据会同步到一个超级网络并及时与系统内的医疗大数据对比分析,几分钟内,系统就会自动给出治疗与用药方案。

这整个过程不需要什么人工检测、记录与诊断分析,甚至不需要什么人工,而且病人回家后医生依然能用这套系统跟踪治疗方案与疗效,并进一步结合大数据优化治疗方案,进而提高治疗品质,节省医患成本。

说通俗一点,这是要以人工智能取代传统医疗。一旦计划成功,再配合上其他环节的智能化,黄馨祥不但会将癌症治疗推向新境界,甚至可能引爆一场医疗方式的革命。

而这个未来对黄馨祥来说,已经不是未来,而是已经到来。在他的“未来医院诊室”,已经是几个医生就能服务几百个病人。

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全球最富有的医生,正在“干掉”医生:不少医生或将因为他掀起的智能医疗革命丢掉饭碗。

到2014年,NantHealth平台已在约250个医院安装运行,每年可收集超过30亿的生命体征。当年年底,公司还与黑莓合作推出了一款癌症基因组浏览器,让医生能在智能手机上获取病人的遗传数据。

改变治疗方式的同时,2013年,黄馨祥还成立新公司NantOmics,以免疫疗法理念为导向,进一步做实了他的抗癌版图。此外,他还是免疫疗法公司NantKwest和其他近10家NantWorks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彭博社的薪酬统计指数数据显示,2015财年黄馨祥仅从NantKwest就获得了高达3.297亿美元的薪酬,为全球年度最贵CEO。

2014年末,美国副总统拜登的儿子不幸犯了脑癌,黄馨祥被邀请参与诊断治疗,但最终没能妙手回天。之后,他写了一份利用基因组测序与大数据加速癌症免疫疗法的白皮书,并花4小时向拜登推销了自己的新理念。

2016年1月,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宣布将发起寻找癌症治愈疗法的“登月计划”,而宣布不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的拜登将担任该计划的负责人,黄馨祥则是计划的积极支持者。

此间,黄馨祥还宣布了自己的“登月计划”——Cancer MoonShot 2020,发起成立了全美免疫治疗联盟(NIC),联合政府、业界和学术界,以他一直推崇的利用人体自身免疫抗击癌症的免疫疗法作为重点,致力通过现代信息技术与生物技术的融合,让癌症不但可以治疗,还能像打种流感疫苗一样可以预防。

目前,包括Celgene、Amgen等生物医药巨头,以及众多医疗中心、大学研究院都已加入到黄馨祥的这个宏伟计划,进行着超过20种癌症患者,累计多达2万人的免疫治疗随机临床试验,而且计划还在持续扩张中。

4

“一心要江山图治垂青史,也难逃身后骂名滚滚来。”这句话有点适合用来形容黄馨祥。

直到今天,疯子、骗子等词汇,以及法律官司依然把黄馨祥紧紧跟随。而他功成名就背后的很多事,也至今让人常常提问:

他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

早年,他宣称自己的公司成功治疗了很多糖尿病人,但被查出有弄虚作假。他跟一家药厂签了将猪器官移植到人体的协议,遭到伦理批评,后来他自己也认为这样不好,单方毁了协议,结果又被药厂告上法庭。

他发明Abraxane改善了癌症治疗,但也被指责在药物的商业化过程中手脚不干净,甚至包括与医生团体勾结谋利以及操纵公司股价。

他的高级雇员还曾起诉他使用不合规的技术和装置而且搞欺诈销售。包括对他最新发起的Cancer MoonShot 2020,也有人认为他是变相地为自己谋利,因为他的公司将参与计划并且有偿提供药物和基因测试,但费用却要有关保险公司负担。

黄馨祥的哥哥一直声称自己联合某大药厂高管,一起投资了500万美金给黄馨祥创办第一家公司:VivoRx,但黄馨祥非法挪用他们的投资转做了另一家公司来开发Abraxane,却不在Abraxane给他们任何利益。

追要该笔投资收益遭到无情拒绝之后,狂批黄馨祥“背叛、自大、贪婪、自我膨胀”的哥哥把黄馨祥告上法庭,而黄馨祥不但否认这些指控,甚至坚称哥哥根本没有这个投资。

黄馨祥赢了官司,但兄弟俩从此恩断义绝了。

然而这些指责和官司,似乎从来没有让黄馨祥有所反省,更没对他构成任何杀伤力。

藐视常规,以自己的是非准则,为兴趣与理想义无反顾,这才是黄馨祥。

每当被质疑,他都会讲:有人质疑,才显示这个计划有多重要。项目之外的事,他则根本不予理会,硬是要怎么着,那请跟律师说去。

实在听得厌烦了,他就会丢出那一句:“成大事者本来就要面对各种打击。”

这些负面与魔鬼形象背后,黄馨祥还是美国承诺慈善捐赠数额最大的超级富豪之一。

盖茨和巴菲特联合发起捐赠号召之后,他承诺将捐出至少一半个人财富用于慈善事业,按照最新估值,这笔捐赠将超过300亿人民币,而此前,他与太太也已有相当大笔的捐赠。

捐了这么多钱还被质疑和指责,黄馨祥也没什么想不开,依然我行我素,专注自己认为正确而重要的事,并按自己的方式去做。

他曾巨资购买一块将近20亩的土地建立自己的豪宅,施工期间,把动静搞得很大,但却从来没有跟邻居们有过解释说明。邻居们当然不爽,抱怨和指责纷纷,但他一点不觉得有啥不对劲,一样轰隆隆盖楼,该干嘛干嘛。

他曾花巨资买成洛杉矶湖人队的股东,有人问他为什么要买?他答:因为我喜欢篮球啊。

黄馨祥说做外科医生对他是个很好的锻炼,因为“做手术时你必须坚定、果断、实际,即便会威胁到病人的生命,也必须放手一搏。”

生命握在手里,也要放手一搏。

这就是黄馨祥的赢家精神,但精神的核心是:

不怕输,输得起。


 

 

【文章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的文章资讯信息等,其版权均归原机构或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如果您是原作者请联系本站,我们将为您的文章注名。以上内容仅作为信息传播之用,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贷互联,坚守公正、中立、客观第三方门户立场。提供全面、专业、最新的P2P网贷资讯。
(责任编辑:菲菲)
2018-02-13
赞:0
阅读:
分享到:

网名评论

Internet users BBS
  • 更专业
  • 更公正
  • 更理性
  • 更包容
  • 更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