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757-28900273 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贷资讯 > 投资新闻 >

患病16年,被拘留135天,1002名患者声援,“药神”只想活着?

患病16年,被拘留135天,1002名患者声援,“药神”只想活着?

发布时间:2018-07-12 09:23
作者:
[摘要]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编者按:当一个人只是想要活着,他犯了什么罪? 上一部豆瓣9分的华语电影是2002年上映的《无间道》;上一部6天票房超过15亿的华语电影是《战狼2》;上一
患病16年,被拘留135天,1002名患者声援,“药神”只想活着?
编者按:当一个人只是想要活着,他犯了什么罪?

上一部豆瓣9分的华语电影是2002年上映的《无间道》;上一部6天票房超过15亿的华语电影是《战狼2》;上一部出品方股价在10个交易日内暴涨超过50%的电影……查无此片。

有了口碑和票房,没有人怀疑《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好电影,走进电影院前,你已经被各路零差评的赞誉轰得头晕眼花,心甘情愿为国产电影的亮光时刻掏张电影票钱。

《我不是药神》最大的魅力来自于它的现实主义色彩,改编自真实事件给其增添了现实的重量,被命、药、钱的三连环紧紧缚住的癌症病人,是电影映射到生活中真实的存在。徐峥饰演的主角程勇原型是印度仿制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病友口中的“药神”。

与电影中不同的是,陆勇自己也是癌症病人,他患病16年,被拘留135天,看过其他病人的离世,看过看守所冰冷的铁壁,真实经历赋予他悲壮的底色,也使他的人生绕不开“药”这个字。陆勇无法像神一样开金手指,使自己痊愈,但他活成了别人心中“药神”的模样。

“假药”贩子,被拘135天的药侠?

2013年11月23日,陆勇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湖南沅江市公安局逮捕,经过15小时车程,陆勇被带到沅江,他至今还记得那天早上吃了一顿早面,是江苏人吃不惯的“标准的湘味,巨辣”,警察们看他吃得满头大汗,调侃说要习惯。

在看守所待了119天后,陆勇缴纳近八十万元保释金换得短暂的自由,他被保释候审,等着即将到来法院的公诉。回想被捕的日子,陆勇觉得很难熬,因为患有慢粒白血病,他需要不间断服用抗癌药,期间警察忘记送药,他曾停药7天。

被保释后,陆勇仍然替自己感到冤枉,他认为自己没有犯罪,他只是为病友代购印度仿制抗癌药。当一个人只是想要活着,他犯了什么罪?但法院诉讼不认情面。

2015年1月10日晚上,陆勇与朋友刚到达北京机场,一起走着走着,朋友“发现陆勇没有跟上来,再一看他被警方带走了”,被捕原因是陆勇多次被传召但未到法庭。一听消息,“药侠”入狱了,陆勇的白血病友着急,1002名癌症患者在联名信上签字为他声援,说陆勇“从未从代购仿制药中获利,仿制药本身也确实有效”。法院最终撤回起诉,陆勇被无罪释放,前后被拘135天。

走出看守所后,陆勇成为了媒体口中的“药侠”,他自己也把“药侠”用作微博名。“要判我,抓我过去,要起诉我,然后峰回路转,最后什么事也没有。”虽然陆勇不断强调“我只是一个病人,一个普通人”,但他因“假药”被捕,也因“假药”成名。

不明就里的人可能想不通,陆勇为什么要冒险代购一种“假药”?仿制药是骗人的山寨药吗?

并非如此。当正版药的专利保护期到期后,其他厂家被允许进行仿制,生产出来的,就是仿制药。与仿制药相对的正版药被称为原研药,医院里通常说的进口药,绝大多数都属于原研药,意思是医药企业在世界范围内首次研制的新药。仿制药与原研药在成分、剂量、效力等各方面几乎一致,唯一的差别是没有专利。

但按照我国法律,仿制药哪怕的确有疗效、能救命,只要未取得进口药品的销售许可,均会被认定为“假药”。对绝大多数病友来说,进口药有一个难以逾越的门槛,贵,如果吃得起正版药,没人愿意吃仿制药。

事实上,一个药物的生产成本并不贵,真正花钱的地方是它的研发过程,而仿制药直接跳过了这一步,所以才便宜。就以研发格列卫的诺华公司为例,诺华20年投入了836亿美元,才研发出了21款新药,平均每款药的研发费用近40亿美元。某种意义上,研发新药品就和《阴阳师》里氪金抽 SSR一样,烧钱、概率还低,而“格列卫”更是一张神级 SSR。

药企当然不是慈善家,也不应该是慈善家,为了收回成本,自然要给新药定高价。不只是在中国,只要这种药物在专利期内,大部分国家也都吃不到便宜药,而且也不能仿制。一圈看下来,你会发现现实不像电影,没有明显的反派,病人被困在无解的局,仿制药提供了一种无奈而有效的plan B。

药使你生,也令你穷

生命无价,但是生病却是明码标价的。34岁,成为陆勇人生的分界线。

2002年,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简称“慢粒白血病”,这种病属于白血病中的一种,是影响血液及骨髓的一种恶性肿瘤。一旦病症进入急变期,陆勇很快就会死亡。

接到诊断书,陆勇问医生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还能活多久?为稳定病情,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的抗癌药。

“格列卫”是目前一个癌症患者所能期盼的最有效的办法,可以将患者的5年生存率从50%提升至90%以上,成功地将慢粒白血病,变成了一种像糖尿病或高血压的慢性病,并且让绝大多数患者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

“正常生活”这几个字对于癌症病人有太大的诱惑力,即使这种药价格高得吓人。格列卫在中国的售价是2.35万元/盒,在美国的售价也达到1.36万元/盒。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而且是终身服用。“药比黄金还贵,平均一颗200块钱,一天就吞掉800块钱。”

从2002年确诊到2004年,两年下来陆勇花了56.4万元,药费加治疗费用几乎掏空了他的家底,当时,白血病治疗费用不在医保范围内。

为了不断买药,陆勇父亲在一次联系业务的路上出了车祸,经抢救无效去世。陆勇“常常想,如果我当时没生病,我父亲应该能很长寿,他的身体很好的。”药使他生,也令他悔。

陆勇的家庭状况还算好的,陆勇有病友们的QQ群,几百人的群中,只有他和另一个经商的老板能勉强吃得起。《我不是药神》中一位患病老奶奶无奈地道出了内心的绝望,“我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而看惯穷困病人的药贩子得意又冷血地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2004年6月,不堪重负的陆勇在网上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格列卫”仿制药——印度公司Natco生产的Veenat,但价格不到正版药的两成,售价约4000元。

印度仿制药价格低到让人怀疑的地步,托人买到药的陆勇也同样有点犹豫,药盒的包装简陋、药片颜色可疑,而且有很大副作用:吃了会呕吐。但相对低廉的价格,还是让他决定试一试。

前面说到,仿制药之所以便宜,不是因为粗制滥造,而是因为跳过了前期的专利研发直接模仿。印度之所以被称为“世界药房”,原因就在于印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承认药品专利,研发能力薄弱的本国药企大量生产仿制药,即使因加入WTO,在2005年后开始承认专利,印度政府也倾向于保护仿制药。

对陆勇来说,药品专利保护显得过于虚无、高大上,能不能救命才是最大的疑问,服药数月体检后,他发现各项指标正常,仿制药真的有效。此后,陆勇通过QQ病友群告诉了其他患者,并开始帮病友代购这种药物。

病友群慢慢发展到了5个,多达到几千人,仿制药的需求越来越大,较低的价格让病痛缠身的患者看到一丝亮光。陆勇也逐渐成为国内推广印仿药第一人,在患者圈内颇有影响,无依无靠的患者“对陆勇百分之百信任”。

2011年,陆勇购药的对象换成了印度另一家公司Cyno,Cyno生产的名为“Imacy”的仿制药价格大幅下降,售价仅为750元,3年后降至200元。也正是因为这家Cyno公司,陆勇卷入那场备受关注的诉讼。2013年,为了方便患者从 Cyno买药,陆勇网购了银行卡,专门用于收集病友的钱,以及向制药公司汇款,结果最终因“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捕。

小人物的英雄传奇,有良心的商人?

陆勇现在很困扰,《我不是药神》全国上映后,他被铺天盖地的报道包围。一个月前,他发表声明称“没有以任何方式,授权制片方来拍摄此电影”。

很长一段时间,陆勇对电影的改编并不满意,最初电影将他设置成一个受利益诱惑的人,他很生气,明明自己没赚一分钱,电影却会使观众对他产生误解,他还对预告片和其他拍摄花絮中搞笑的行为表示不满。

但陆勇还是出现在了电影首映典礼上,他身体略微虚胖,两颊有因服药留下的色素沉淀,徐峥宽慰陆勇说:“如果说这个人物身上有不好的地方,那都属于我,英雄的部分全都属于您。”

确实,比起电影中主角从市侩商人到无畏英雄的转变,呈现在大众面前的陆勇从一开始就是正面形象,内心的挣扎与抉择在陆勇身上被忽略了,他就像横空出世的救世主般,充满人性的光芒,帮助患者摆脱苦海。

在病友眼中,他是“神”,很少有人对陆勇产生了怀疑,或推测陆勇对印仿药Cyno的宣传包含经济原因。陆勇是英雄还是商人?

不论如何,你现在看到的陆勇,已经是“药侠”,如一个患者所说,“我不管他是卖假药,盈利了还是没盈利,他也是做了很多年……他把我们这个疾病公诸于媒体、公诸于社会,也是一个很大的推动。”到今年,找陆勇采访的人变得多了,在家接待记者的鞋套或许都不够用了,但找他买药的人变少了,“一两个月才会遇到一次来找我问药的人,这是好事”。

2002年,陆勇被确诊的那一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只有30%;2018年,存活率上升至85%。今年国内已有19个省市相继将格列卫纳入医保,我们相信现状越来越好。

但陆勇自己说,他依旧每天在吃印度仿制药,原因很简单,便宜。一句话,像一盆冷水。

不难想象,被纳入医保的格列卫尚且如此,其他新药恐怕更高价到令人却步,廉价代购药还是部分患者的首选,代购海外药品尤其是印度仿制药滋生的灰色利益网从未断裂,还紧紧绑在患者身上。

很少有人关注到,今年初,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销售假药案,犯罪人员不是如陆勇一样的无辜者,他们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向全国30个省份的患者销售抗癌类假药达数十种,总金额超千万元,包括治白血病的格列卫、治肺癌的易瑞沙,里面有的药根本不含有效成分。

在电影院里,你能清楚地知道主角程勇卖的是有效药,但在现实中,没有上帝之眼,病人分不清谁是英雄谁是利欲熏心的商人,也分不清真假,只能拿命去赌,赌赢了就能活命,生活的剧本没得改。

无可奈何的残酷真实中,他们在生死牌桌上,与死神对峙,“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这是陆勇34岁后的生活,也是中国病人的写实。


 

 

【文章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的文章资讯信息等,其版权均归原机构或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如果您是原作者请联系本站,我们将为您的文章注名。以上内容仅作为信息传播之用,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贷互联,坚守公正、中立、客观第三方门户立场。提供全面、专业、最新的P2P网贷资讯。
(责任编辑:goodday)
2018-07-12
赞:0
阅读:
分享到:

网名评论

Internet users BBS
  • 更专业
  • 更公正
  • 更理性
  • 更包容
  • 更开放

粤公网安备 44060602000498号